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求职招聘 >> 正文

我的传销噩梦

来源:lezshg资讯网 2020-08-09 05:44:34 

也许你是刚毕业的学生正为工作发愁,也许你对目前的单位不满意想跳槽,也许你很向往那些发达、美丽的城市——这本身没有错;但是,当朋友、同学格外热情力邀你前去他那里的时候,你一定要小心了。他(她)可能描绘了一个美好的未来:工资是多么的高,工作环境是多么的好,还有很多美眉和帅哥……一个玫瑰色的陷阱也许已经设置好了等你往里跳,你随时可能被卷入非法传销!看一下我的惨痛经历吧,它也许能给你提个醒。

去年国庆节期间,大学毕业一个月的我就经历了一场传销噩梦,至今心有余悸!我很庆幸,居然还能活着回来。

我在一家深圳公司驻银川办事处找到了工作,月薪2000元。第一次就挣这么多钱,心里很激动,所以想在“十一”时好好玩儿一玩儿。广州的一个朋友极力叫我过去,她在那边一家电子厂人事部门工作,我们已经交往了好长一段时间。她是我一位大学同学的同学,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通过电话我们认识了。“十一”之前她给我寄了一张照片,人很漂亮,我决定去广州看她。殊不知,我的噩梦之旅悄悄开始了……

刚走出校门的我,竟丝毫没有想到传说中的“非法传销”会降临到我头上!

从广州火车站出来,她并未如约前来接我,电话里让我到番禺再联系她。当时我没在意,心想她可能忙吧,星期天还有事。我知道她挺有上进心的,满怀着即将见面的兴奋,到流花车站坐309路车到了番禺。谁知刚下车,本来晴朗的天忽然来了一场大雨,我只好滞留在车站,无可奈何地看着雨似停非停。

等了好长时间,终于见到了她。很失望!她长得像个中年妇女,右脸上有道很明显的伤疤,看起来挺吓人的。

我沮丧极了,但既然来了,又不好意思转身就走,于是勉强跟她去了她的住处。

到了住地我有点儿奇怪,房间里竟然有男的!但这一丝不快就像一朵阴云很快飘过,我想也许他们那儿开放,男女共居一室很正常。那个男的跟她是同事,和我一攀谈,又说是我老乡,曾在新疆当过兵,对我异常热情。

当天下午,我说要出去转转,我的那个“朋友”让我陪她去配眼镜。回来的路上,她一再让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。我说不用了,像我这样经常出外的人,不愿让家里人为我担心,所以就没打电话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是传销组织的一道程序,为你以后向家里人要钱作铺垫。

她给我买了一个2元的枕头和一个7元的毛巾被。我要给她的同事买一些水果,她执意不肯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是有纪律的,不能随便买东西,这叫“生活化”,是要严厉批评的,因为他们在“创业”。

当时我哪里知道这些,出于人之常情,还是买了一些香蕉。回去后发现好几个男女在做饭,我也没感到奇怪,心想可能是她的同事聚会吧。吃过晚饭,大家玩儿得很开心,唱歌做游戏,我也没多想,很快就睡了。

第二天,我见她没去上班,有些奇怪,她说请了假陪我。我很感动,但很不舒服,不愿意她耽误工作。我问老乡为什么也不去上班,他说他是跑销售的,刚出差回来,今天可以不上班。当时我也就信以为真,没有去细想。

饭后,我想出去转转,老乡极力劝阻我,说外面天气很热,治安不好,没什么好玩儿的。我初来乍到不想让别人太为难,心想那就在家吧。他陪着我下棋、聊天,刚走出校门的我警惕性太差了,此时竟然丝毫没有怀疑传说中的“非法传销”会降临到我头上!

这天晚饭又是十多个人。饭后,桌上摆了水果,大家围坐在一起聊天。我的那个“朋友”说她手机坏了,用一下我的,我毫不犹豫给了她,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手机。一个来自河南三门峡的长得尖嘴猴腮的男子对我说,我的那个“朋友”是搞“网络销售”的。我说“网络销售”我知道,网上卖东西的很多。他说不是,这才摊牌说我那个“朋友”是在拉我入伙做传销。

每天,他们每个人精神都很亢奋,跟中了魔似的,都觉得自己在从事一项极其伟大的事业。

我一听,心想完了,上贼船了!

那男的倒不急,说你先了解行业五至七天,干与不干由你自己决定。我这才心下稍安,反正我有的是时间,那就了解吧。我当时幻想只要好好按他们的要求去做,七天后就可以离开。后来才知道,我的想法太天真了,他们好不容易把我骗来,怎么会让我走呢?

我就这样变成了他们的“F”。他们有五个级别E、D、C、B、A,E为最初级,A为最高级,F的意思就是发展对象。在传销组织里,当你销售产品(也就是拉人加盟)1~2份时,你是一名E级业务员。当你和你的体系销售产品3~9份时,你就是D级业务员了。销售产品10~64份时,你就成了一名C级业务员,大家尊称你为C级主任。当销售产品65~392份时,你晋升为B级业务员,大家尊称你为B级经理。而当你和你的体系销售产品393份以上,你就是一名A级业务员了,大家尊称你为A级总裁。

我问他们,不去了解你们行业行不行,我只想回去。一个泼妇模样的女人说,你不了解就永远别想下楼。我有点害怕了,铁门铁窗,想跳也跳不下去,还在五楼。我曾一遍遍地检查窗户,看哪里能逃出去,结果令我很失望,南方人家的防护措施太完备了。我又试着把写有“救命”字样的纸团往下扔,每一次都落在了下面房顶上。我大声喊了一嗓子,我那个“老乡”就把我拉到房间里威胁我,我才知道,这家伙是个C级主任。

没办法,我只有忍耐,等待时机。

从第三天起,每天都有好几个主任、经理级别的家伙来找我聊天,他们学问很低,长得都很丑,多在社会上受过不公平待遇,一心想要报复社会报复看不起他们的人,其中不乏街面上的小混混,有男的也有女的。后来我也见到了很多大学生身在其中,还有两个马上就要出国的,他们说两年后他们都是百万富翁。按他们的说法,两年能挣180万元,很诱惑人,可我怎么也不相信,他们就开始给我“洗脑”,大讲“当前的经济形势,年轻人的抱负和理想”,说“直销”是“经济全球化的必然趋势,是一项伟大的事业”等等。

他们还问我: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,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啊?我说是的。又问,是不是很生气啊?我说是。是不是很想把你那个朋友揍一顿?是。那我们直接叫你来,说是这样一个工作,你会不会来呢?肯定不会来。是吗?那如果我们告诉你,你做到了A级就可以赚到180万,你信不信啊?你肯定不信是吧?因为依你目前从事的工作和级别来说,根本不可能想像会赚这么多钱,你不具备这种能力,所以你不会相信。实际上,你完全可能啊,所以,我们才采取这种方式把你叫过来……

他们一伙就这样对我苦口婆心,还跟我拉家常、扯感情,见没效果,甚至还派了好几个女孩子来和我扯谈。

接下来,他们就给我讲“制度”,每天都讲,讲得我烦死了。早上5∶50他们就要起床,要读《羊皮卷》,然后做操,然后吃饭。早餐是一小碗汤,漂着几个米粒。他们说这是在创业,要艰苦。吃完早饭是即兴3分钟演讲,每个人公布自己的日计划,然后主持人提个话题,你再讲3分钟,说是锻炼人的口才。然后是上大课堂,集中讲制度(讲得好的被称为“金牌讲师”),其余人坐好了听(对坐姿有严格的要求)。他们有一套完整的程序,大约是一小时。完了是所谓的学习与交流时间,你可以与其他人谈心,可以写信,但是,同级别业务员是不准交流的。由于我是没加盟的F,这时会有各种各样的“领导”来找我谈话,两个人坐在一间空屋子里,像审犯人一样,他(她)问我答。

中午11∶30开饭,饭是大家轮流做的,每人一小碗米饭,根本吃不饱。我想吃馒头,他们说馒头太贵了,现在是“创业”,不能太“生活化”。菜是汤,一大盆,漂着几个土豆片或烂茄片。吃饭时还有“餐桌文化”,唱歌、讲故事、搞笑等等,不准埋头吃饭不说话。吃完了就是打扫卫生时间,有安排好的值日表,大家各司其职。之后午休,在地板上铺块凉席,放两条烂被子即可。他们每个人精神都很亢奋,跟中了魔障似的,都觉得自己在从事一项极其伟大的事业。

下午是学习行业知识,我记得其中有六字“真言”叫:怪,听话,不要脸;还有七字“真言”:谦虚,好学,低姿态。学习结束,就到了各自给同学、朋友、亲戚写信、打电话拉他们入伙的时间,他们认为傍晚是发展F的好机会。

晚饭后,还不消停,又模拟演讲,给新成员机会让他们锻炼,争取上“大课堂”……

——这,就是传销组织中普通成员一天的日程。

很多人被说动了,想起了《聊斋》,梦到了自己金榜题名、金屋藏娇,其实醒来不过是躺在荒郊野外、乱坟堆里……

在以后的日子里,为了做通我的工作,他们每天带我去见各种各样的人,听各种各样的传销故事。我见到的人大多是穷疯了的,有的甚至很变态,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个西安的女的,个子比较矮,胖胖的,听她说好像在什么地方打过工。她不屑地说,你看看你们这些大学生,我没有上过大学还不是在这里给你们讲?你们那么高的学历有什么用啊?

我发现,这些传销人员以所谓的“家庭”为单位,组成最基础的传销窝点,主要由已经加入传销队伍一段时间的人和新加入者组成,一般每个窝点十人左右,分散居住在城镇周边的出租屋里,“家长”是整个窝点的负责人。“家庭”生活看似很有规律,像部队一样整齐划一,但“家庭”里没有报纸,没有电视,不准随意外出,完全接受不到外面的信息。每天,除了上课接受“培训”,就是不断有人来跟你“交流”,透露某同学已经通过“直销”成为百万富翁云云。我们每天吃的是发霉的米,睡地铺,还到菜市场去捡烂菜叶回来吃,他们却说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可以让我们放下大学生的架子,磨砺我们的意志。

至于他们一再鼓吹的“两年内挣到180万元”,实际上是如此计算的:直销员发展一名下线可以提成570元,主任、经理、总裁则分别可以提成760元、1596元、1976元,下线发展得越多,上线提成越多,即所谓的以“几何倍增”,坐享其成。在那种极端封闭的环境里,我的耳边每天都充斥着这帮人“艰苦创业”“抓住机会”等字眼。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,何况重复谎言的很多都是和我一样的大学生呢?这帮人自称其直销体系叫远大体系,与广东惠裕英公司合作(我跑回来后曾查过该公司,纯属子虚乌有),要想加入“体系”就要买3800元的产品。他们要我向家里索要1万元,先花3800元买一只表,说是瑞士金表,市面上要4000多元。余下6200元呢,维持日常衣食住行的花销,也就是“前期投入”。在这里,大家基本上是AA制,一个月吃住不会超过200块钱,但电话费很高,因为要给别人打电话发出邀约。

1万元对我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,想了三天三夜,我也不敢向家里人开口。“家庭”成员就轮番上阵劝我,说什么干大事就要下狠心,而骗家里人是善意的欺骗,现在的投入是为了将来赚大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等等。在这个传销组织里,他们每个人都表现出可怕的“健康、积极与向上”,每天西装革履,看上去很勤奋、很潇洒,每天都在自我膨胀,每天都在形而上学地大讲道理。任何一个细节,他们都力求做得趋于完美,把谎言包得严严实实,甚至是把谎言揉碎,撒在温情里面,让你根本发现不了。就这样,很多人被说动了,想起了《聊斋》,梦到了自己金榜题名、金屋藏娇,其实醒来不过是躺在荒郊野外、乱坟堆里……

我不敢告诉任何人,因为一系列的连锁反应,到今天我的噩梦还没有完,我还在还债。

传销正是通过强大的心理攻势和严密的组织控制,慢慢将你“俘虏”,最终使你一步步掉入传销泥淖,沦为传销组织者敛财的工具。传销组织发展的下线主要有五种人:同学、同事、朋友、同乡、邻居,美其名曰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;不适合发展的也有五种人:事业称心的、太穷的、思想太“左”的、只吹不干的、党政机关干部。

精神病学专家认为,只要存在四大要素,人的精神就容易受到控制,如相对封闭的环境;经常性被调动的情绪;信息疲劳,反复轰炸,一直处于某种状态之中;创造一种归属感等。而传销头目一般正是采取这些手段。刚拉来人时,他们按照“ABC法则”进行思想劝说,即A带B来了之后,A不能做B的思想工作,而是让C来做B的思想工作。在大的场合下,传销组织还积极营造出一种感恩的心态,实施“三捧”法则,主动捧“公司”、捧“上线”、捧“公司的理念”。

参与传销的人员非常复杂,其中确有不少大学生,他们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嫌工作不好,想早点发大财。对他们来说,两年内挣到180万啊,多么诱人!

可我对这180万的说法始终持怀疑态度。我讨厌我的推荐人。我不愿与周边的人为伍。我不喜欢那样的环境:打个电话还有人监听,不准出门,天天在房间里“洗脑”。而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让我去骗人!

我一门心思要走,处处与我的“老推”作对。也许,她是真的为我好,知道我很穷,急需要钱,但那种方式是我不能接受的。外财不发穷命人,我是个相信命运的人,在南方发不了财。我不相信传销骗局!作为妥协,我想方设法通过朋友筹借了3000块钱电汇过来,加上随身带的第一月工资,一共5000块钱,我最终得以赎身回家……

5000元,对我来说绝对是个大数目,自上班以来我还没有给家里寄过1分钱,却一下子就被骗走了5000元,我父母一年的收入啊!我对不起他们,至今不敢告诉他们,我真后悔脱离虎穴后当时怎么不报警。事实上,因传销而众叛亲离、血本无归,甚至行凶杀人,这样的案例,这些年一直屡见不鲜。

因为一系列的连锁反应,到今天我的噩梦还没有完,一直很后怕。我还在还债,不敢告诉任何人。我只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淡忘,我还拥有未来!(完)